• 当前位置:首页 > 生态文化
  • 吐鲁番的葡萄


  • 作者:张 宪 | 来源: | 发布日期:2017-11-10 | 阅读次数:


  •    二十多年前,为了地理多考几分,我背下中国许多地方,最北的漠河,最南的曾母暗沙,最东的乌苏里江,最西的帕米尔高原。仅新疆,除帕米尔高原,我还记住了阿拉山口、伊犁、额尔齐斯河、塔里木河、天山、塔克拉玛干沙漠,还有吐鲁番以及艾丁湖。

    人没有想到的是,我曾死记硬背的新疆好多地方,往后都成了我向别人介绍新疆一张顶呱呱的名片。我在新疆,呆了十五六个年头了,去过新疆一些地方,吃过一些地方的美食,了解一些地方的风俗,也时常与老家的亲朋好友聊到新疆。不过,与他们聊最多的,还是新疆的葡萄干了。你们新疆的葡萄干好吃,也很多。这是他们时常脱口而出的话语。即便老家的商铺,现也卖有葡萄干,我也会寄点回去,让他们尝尝。

    在老家好多人眼里,新疆就盛产美女和葡萄干。新疆的美女很多,葡萄干也很多,这点不假。但新疆素有“水果之乡”的美誉,除了葡萄干,还有红枣、核桃、无花果、梨、苹果、伽师瓜、哈密瓜、石榴等等,更有善良率真有人情味的新疆人。所以光提起葡萄干,也不能怪老家的亲朋好友,首先是新疆的葡萄干物美价廉,其次有个误区,他们总认为新疆到处产葡萄干,其实不然,新疆产葡萄干的地方也没几个,但葡萄干最好吃的非吐鲁番莫属了。

    吐鲁番栽种的葡萄品种,有马奶子、水晶、红提、红玫瑰、黑葡萄、玫瑰香等等,多达500多种,仅无核白葡萄就有20个品种。走进吐鲁番,就走进了葡萄的世界,葡萄的迪士尼。就像喀纳斯、赛里木湖、天池,自然赋予的,奇妙无比。

    说到吐鲁番的葡萄。葡萄沟是必然要提到的一个地方,葡萄沟颇有西方农庄的模样,宁静祥和。葡萄沟里的风景,得天独厚,风光怡人,景色醉人。在这长约八公里宽约两公里的沟里,隐藏着一条河流,从天山流到了葡萄沟,流水轻缓,洁净而透明。水滋养着葡萄沟,葡萄沟又像男人一样宠爱着水,水是自由的,沟是幸福的。

    葡萄沟,我一直在想,到底是葡萄成就了沟,还是沟造就了葡萄,我不得而知。就像有些庭阁楼榭,因诗人,尔后才有世人的膜拜与追捧。葡萄沟,除了种葡萄,好像没有其作物了。如果要种,也就是种一片蔚蓝的天空,一群飞翔的鸟儿,还有一张张纯洁的微笑。在葡萄沟,看见葡萄,就如同在南方看见水稻一样平常,绿油油的一片,像一湾静止的湖面。而当从天山吹来的风,从艾丁湖吹来的风,从坎儿井从来的风,甚至从大汉、大唐吹来的风,都汇聚到葡萄沟时,葡萄沟又成了一条流动的河流,汩汩流淌。在阳光的抚慰下,散发出一种独有的魅力。

    在葡萄沟,去维吾尔族家中做客,是相当惬意的。生活在葡萄沟的维吾尔族,个个能歌善舞,热情好客。坐在连太阳都筛落不下的葡萄树下,手鼓响起,姑娘、小伙唱起歌,跳起舞,歌唱美好的新生活时而像蜜蜂陶醉其中,时而像蝴蝶翩翩起舞。此时,热情的主人,会现摘各品种的葡萄,让你品尝,甜如蜂蜜。这些葡萄,经过吐鲁番风月的雕琢,经过火焰山的炙烤,经过大漠戈壁的酝酿,再经过葡萄沟人的爱护,在一遍又一遍《吐鲁番的葡萄熟了》的歌声中熟了,阿拉尔汗的心儿醉了,来葡萄沟的人儿也醉了。

    其实,葡萄在北方南方都有栽种,我暂居的哈巴河,也种有葡萄。但都是栽在自家院落里,大面积栽种的少之又少。在哈巴河水果店卖的葡萄,都是从吐鲁番或别的地方运来的。在新疆,十里不同天,即使把吐鲁番的葡萄,移栽到哈巴河,也成了南方的橘子移栽到北方,味道和色泽都发生变化,不称其为橘,而是叫枳。

    我喜欢吃葡萄,通常是不吐皮也不吐籽的。去年,我在集市上又碰见一种我喜欢吃的葡萄,但我没有问过店主葡萄的品名。葡萄呈紫色,圆溜溜的,扔在地方,一骨碌的可以跑好远。这种葡萄,皮厚。我不吐皮吃了好几次,皮确实有些厚,还得咀嚼。皮嚼碎后,渗出的汁液,又很涩,影响葡萄的口感。后来,再吃此品种的葡萄,就不偷懒了,把皮剥好后再吃,味道润心润脾。对像我这类喜欢吃葡萄而又懒人来说,吃吐鲁番的葡萄,是最佳的选择,品种多且甜先不说,就凭皮薄这点,就让人垂涎欲滴。像葡萄沟的无核白葡萄,入口即化,像雪糕一样柔软,只管吃就行了。

    当游人置身在葡萄沟绿色的长廊中,像穿越了一道绿色的时光隧道。绿色的叶子,通红的、紫色的、透绿的葡萄,极像一串串玛瑙编织的信物。成熟后的葡萄,会放进一个通风极好的房间晾起来,这个晾葡萄的房间,叫荫房。在葡萄沟,这种荫房随处可见。荫房差不多有两层楼房高,是土坯结构的,固呈土黄,形状与碉楼相似,四壁带有花纹的瞳孔,甚是好看。一串串的葡萄挂在荫房里晾起来,像一串串摇曳的风铃,轻唱着在那遥远的地方,有位好姑娘,歌声迷人,让人流连忘返。挂在荫房里的葡萄,得让风吹上个把月,即可风干为葡萄干。现在,各大商场或街边商铺卖的葡萄干,就是这样晾制而成的,自然天成。

    到吐鲁番品葡萄酒,也别有一番风味。作为一个生活在丝路沿线的人,想必对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都很熟悉。盛在夜光杯中的葡萄美酒,是不是产自西域我不清楚这种酒,跟现在的葡萄酒是否一样我也不知道产自西域的美酒,是否产自吐鲁番,我也无意弄清楚。我心里的的葡萄美酒,一定产自吐鲁番的。在吐鲁番,坐在葡萄沟的藤蔓下,品一杯维吾尔族大妈酿制的葡萄酒,邀一轮唐朝的明月,抚一曲琵琶行,目视远处的天山,置身如此天然的美景之中,又是何等悠闲,何等自得。

    现在,如果还有人问起我新疆来,我先来首顺口溜吐鲁番葡萄哈密的瓜,叶城的石榴人人夸,库尔勒的香梨甲天下,伊犁苹果顶呱呱然后再唱首歌我走过多少地方,最美的还是我们新疆……

     


         打印】【关闭
  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林业厅 版权所有 Copyright @2017 新ICP备15001914号-1
    开办单位: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林业厅
    主办单位: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林业厅办公室
    承办单位: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林业宣传信息中心